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学习园地
多党合作视野中的政治文明建设
点击数: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 2005-05-08

孙汝建一、党的三代领导人与政治文明建设 1844年11月,马克思在《关于现代国家的著作的计划草稿》中在论述“执政能力”时最早提出“政治文明”的概念,不知什么原因,后来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以及各社会主义政党都很少使用这一术语。但是,党的三代领导人都没有停止过政治文明建设的探索和实践。 党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尽管没有明确提出过政治文明,但在实际工作中,特别是在开展统一战线工作方面已经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在革命战争年代,党中央和工农红军,从实际出发,探索了根据地政治文明建设的做法,成功地创建了独具陕甘宁边区特色的“三三制”政权形式,即在陕甘宁边区抗日民主政府的领导成员中,共产党、非党左派进步分子、中间分子及其他分子大体各占三分之一。在边区政府的选举中,开明人士李鼎铭先生当选为副主席,教育厅、建设厅和民政厅的厅长也都吸收了进步或开明人士参加。“精兵简政”由李鼎明先生提出来被党中央采纳了。根据1945年12月7日《解放日报》社论《三三制——一党专政的天敌》和1940年3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的《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的指示,能够了解到这样的史实:除了边区政府有非共产党员担任重要职务以外,在县长、科长,以及乡长、乡文书以上的各级行政人员中,也有3580人是非共产党员。参加经济、文化工作的,也有2210人不是中共党员。这种新型的政权形式,使党团结了各抗日阶级、阶层,进一步发展和巩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种新型的政权形式,是对二千余年封建专制传统国家实行民主政治改革的伟大尝试,与当时“国统区”蒋介石的独裁政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新型的政权形式,大大促进了延安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 1945年7月初,时任国民参政会参议员的民主党派领导人黄炎培等7人参观团,应邀到延安与中共领导人进行政治协商,此间,有了毛泽东和黄炎培关于“执政周期率”的著名谈话。黄炎培直率地希望中共能找到一条新路,不再重蹈历史上“政怠宦成”、“人亡政息”、“求荣取辱”的覆辙。毛泽东当即起身朗声回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够跳出这周期率。这条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能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黄炎培等参观团一行,从根据地的民主政治现状,亲身感悟到了边区政府政治文明的良好氛围,并且看到了古老中国的未来和希望。后来,黄炎培等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爱国人士响应中共号召,纷纷摆脱了国民党统治和“挽留”,积极参加了新中国的建设事业。 1945年4月,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毛泽东提出了“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建立民主联合政府”。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的“五一口号”也鲜明提出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联合政府”。 经过充分酝酿和周密准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于1949年9月21日至30日在北京隆重举行。新中国首届政协人士安排,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6名,民主人士有3名;政务院副总理4名,民主人士占2名;中央政府委员56名,民主人士26名;占46.5%;政务院所属部级机构主要负责人93名,民主人士42名,占45%;政务委员15名,民主人士9名,占60%。共产党海纳百川,吸收了众多的民主人士参政,真正体现了“联合政府、人民政府”。新中国的民主政治为政治文明奠定了基础,为百废待兴的新中国的经济、社会、文化和各项事业的发展掀开了新篇章。 党的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尽管同样没有提出过政治文明这个科学概念,然而,他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同样包含了政治文明建设的许多内容和伟大创造。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入新时期,他提出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主张。 进入九十年代之际,根据邓小平的建议,中国共产党颁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意见》明确了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第一次提出了“参政党”和“一参加、三参与”的科学概念和丰富内涵。把客观存在的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多党合作制度的内容和实践,作为一个规范的政治概念,准确无误地确定了下来,这是多党合作制度建设上一次质的飞跃。党的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同志在2001年1月10日召开的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首次使用“政治文明”,并在“5.31”讲话中对“政治文明”作了论述。其后,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把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确定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目标。十六大通过的新党章,也作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规定,并将它与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确定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三大基本目标。政治文明建设的提出,是十六大的突出贡献。 如今,“政治文明”这个概念,尽管对于中国普通百姓而言,还不是一个十分明晰的概念,但是,政治文明建设的具体举措,已经浸透到中国社会和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十年来,中国最高立法机关通过的法律、法规是过去四十年的总和;被称为是最广泛的民主“直选”制度,已经在中国农村普遍实行;中共中央颁布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意味着干部人事工作的重大制度创新;“公开选拔”、“竞争上岗”和“任前公示”也是政治文明的体现。比如,中共江苏省委关于政治协商“三在前”、“三在先”的决定,即重大决策要协商在党委决策之前,人大通过之前,政府实施之前;制定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要先协商后决策;对重要人事安排和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要先协商后决定;制定重要地方法规要先协商后通过。这些广纳民意,广吸民智的做法,充分体现了新时期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正在有序进行。又如,南京市政协为发挥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作用,采纳委员建议,专门成立了南京市政治文明建设工作协调小组,研究制定《2004年南京市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工作目标》、《南京市建设三个文明协调发展特色区域行动纲领》。中共南京市委还以1号文件的形式下发了《南京市2004年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工作目标(试行)》,很好地体现了民主政治建设在多党合作制度建设中所发挥的作用。 近几年来,各级党委高度重视发挥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作用,聘请担任“八大员”,并且积极做好他们的实职安排。仅以江苏省南通市为例,自1989年14号文件颁布以来,政府有关部门相继聘任“八大员”约130人次;相继安排民主党派人士担任市政府副市长2名;市政府37个部门,有21个部门配备了23名党外领导干部,其中民主党派人士10名,法院、检察院各配备1名党外副院长、副检察长。同时,各县(市)区也都配备了党外副职。此举调动了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参政议政的积极性,推进了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进程。 “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目标。”坚持和完善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无疑是我国政治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目前,中共面临两大历史性难题——一是进一步提高领导水平、执政水平和提高拒腐防变的能力,二是不断提高合作共事能力;中共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民主党派也需要提高合作共事的能力,这是关系到多党合作政治格局能否巩固和发展的关键。二、政治文明的实质和表现 总之,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要加强执政能力,搞好政治文明建设,就必须尊重民主党派的参政地位,充分发挥参政党的作用,并为他们提供载体和舞台。尊重、支持民主党派成员根据其特长,安排分管某一方面的实职,创造条件,拓宽参政议政的渠道。 坚持和发展人民民主,是共产党执政为民的本质要求和根本途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指出:“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自己选择的政治发展道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发挥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巩固和发展民主团结、生动活泼、安定和谐的政治局面。”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党中央已就进一步坚持和完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广泛征求党内外的意见,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已就如何提高中共执政能力进行研究,作出部署。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许嘉璐指出,民主党派要围绕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加强参政党参政能力建设,把参政议政作为第一要务,不断提高自身素质,更好地履行参政党职能。发展是执政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同时也是参政党参政议政的第一要务。为此民进作为参政党要不断提高参政议政的能力和水平,积极建言献策;同时还需切实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用积极的态度,帮助中共解决两大历史性难题——进一步提高领导水平、执政水平和提高拒腐防变的能力,同时还要不断提高合作共事能力;中共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民主党派也需要提高合作共事的能力,这是关系到多党合作政治格局能否巩固和发展的关键。总之,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要加强执政能力,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也要加强参政能力,这是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的基本要求。 虽然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任重道远,但是,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随着政治文明的提出和实践,多党合作又一个春天必将来临,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必将在“三个文明”建设的互动中不断推向前进。 何谓文明?《辞海》作了这样的解释:人类社会的进步状态。“文明”是相对于“落后”、“蒙昧”和“野蛮”而言的,其内涵是非常丰富和复杂的。它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包括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那么,何谓政治文明呢?《辞海》里能够找到“政治制度”、“政治民主”,却找不到“政治文明”。这足以佐证“政治文明”的提出是十六大一个引人注目的亮点。 1989年版《辞海》缩印本第22页“三大民主”这一词条对“政治民主”作了这样的诠释: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政治上平等,官兵只有职务和分工的不同,没有人格的贵贱之分。军官尊重士兵的民主权利。士兵可以对军官提出批评和意见,对工作提出建议。这是政治民主的本义。广义的政治民主,是政治文明的一种表现形式,而社会政治制度和政治生活的进步则是政治文明的总和。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政治文明是人类在政治领域创造的财富,是人类文明体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于政治文明的提出,不仅是十六大政治报告的理论亮点,也不仅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内涵的一次重大丰富,而且是党中央在政治理论上的一个重大创新,表明在政治理论上的成熟,同时又是党中央在新时期加强政治文明建设的施政纲领和政治宣言。这是十六大的一个突出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封建历史的中国来说,政治文明可谓前无古人,后有来者。难怪过去所有版本的工具书里都找不到“政治文明”这个词条。因为二千多年封建王朝无政治文明可言,蒋家王朝也无政治文明可言。